大参考 No.419
No.419

北京战略界大讨论系列六
终够资格成为美国对手

作者:易心 时间:2018年4月9日
美关系经历前所未有的逆风之际,中国战略界的密集关注不言而喻。

《大参考》独家推出多位著名战略学者在太平洋证券第三界“一带一路”内部论坛上的最新判断,久经外交谈判战场的知名外交官、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沙祖康,针对众人分析,再次进行精辟点评。

百年努力 得到堪称对手的位置

沙祖康。?

当前国际形势主要为两个字,乱和变,不可预知性成为国际话题的标配。但沙祖康认为,当前形势大好,所谓“乱了敌人,锻炼自己”,只有乱才有机会,一成不变没有希望。对中华民族来讲,这是大好良机,关键是如何将其处理好。

美国将中国视为对手,从competitor升级、中俄同为rival power后,中国各界极其重视。

英文关于对手的描述有competitor,rival,adversary,enemy,等等。rival不等于enemy(敌人),也不是adversary(敌手),但在中文理解中,对手含有这两个词的部分含义。

“所以,当我听到美国认为中国是rival的时候,特别高兴。为什么?这是中华民族近百年来努力的结果,终于得到堪称为对手的位置”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经过改革开放40年,经济、政治、军事和文化传播提升了中国地位,今天才终于够资格,成为美国的对手。而且,美方将中国排在俄罗斯之前,作为第一对手,其危机感和焦虑感让我们有理由感到自豪。

与利益相比 国家的尊严更重要

沙祖康认为,中国被美国列为对手,一方面,这无疑是对中国取得空前成就和成绩的证明;另一方面,中方也要实事求是地看到挑战、困难和不足。

很明显,将中国列为对手后,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行动一刻都未迟疑,中美摩擦、竞争随即而来。沙祖康回忆,建国以后中国打的所有战争,无一例外,都是在外界条件十分不利的情况下进行决策的。他判断,“美国那批人改变不了中美存在共同利益的现实,彻底搞垮中国无疑是做不到的。中方有足够信心和能力来对付。虽然我们会有损失和困难,但是美国的损失和困难不仅永远存在,最后反而会比我们还大”。

最担心台湾问题 或可立法应对

2017年7月,西方媒体报道,美国政府“暗中”准备对中国出招。

美国国会通过“台湾旅行法”(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16日签署国会通过的“台湾旅行法”,为恢复华盛顿与台湾当局之间的官方接触开“绿灯”。),在台湾问题上欲掌握主动,对此,我们需要看清,这是几十年来美国的一贯做法,即通过国内法实施长臂管辖。其实,在伊朗和朝鲜等很多问题上,美国都是这样做的,例如“银和号事件”也是如此。那么,中方不妨效仿美国立法的方式。

“我们可以设想,中国从遵循《反分裂国家法》的精神和一贯立场出发,我们也可以立法嘛!”

沙祖康认为,中国可以出台一份法律,规定:凡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国家的高级官员访问台湾、从事官方交往活动,就可以将他们列入名单,明确规定该官员及其家属不得访问中国大陆。这本来就是中国官方一贯的严正立场。

成为对手 五大战术分析

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对手,并不意味着天下大乱,“中方应在战略上藐视对手,但战术上依然要重视他们”,针对多位战略学者的具体分体,沙祖康归纳五点战术分析。

首先,关于非常规变量问题。

对于如何看待特朗普,赞同杨毅将军的分析,要把现象和本质区别、风格和实质区分。如果说特朗普是特殊的,但他之前的总统又何尝不是:里根是一个演员,小布什上台就咄咄逼人,奥巴马以黑人身份当选。因此,非常规的事情经常在美国发生。

第二,关于意识形态。

美国人从来都讲意识形态,但都是把意识形态作为工具利用。出于手段的需要,美国人嘴上确实高喊民主、人权、法制,但这些都是假的,美国从来对自己是一个标准;对盟友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;对其他国家则是另一个样,例如对战略对手就是“高悬霸主鞭”。总之,最终要为美国利益服务。

第三,关于挑战和机遇。

我们的机遇远大于挑战。过去,因为完全忙于工作,没有时间看很多反映国家发展的电视纪录片,但现在有了时间,屁股一坐,可以整晚看到天亮,如《东方》,《长征》等等。国家走到今天,道路不易。当前机会难得,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绝对是有希望的,尽管问题很多,但机会很大。

众多知名战略学者齐聚第三界太平洋证券“一带一路”内部论坛。

第四,关于策略的选择。

目前舆论多元化,这完全可以理解,但对外宣讲不可没有根据、没有纪律。如各方舆论对“一带一路”的宣传非常多。实际上,“一带一路”就是一个倡议、一个提供公共产品的平台,官方文件从未有任何一份将之称为战略,但外界仍有不少学者将之描述为中国的一大战略。

我们一定要十分注意策略,将之提高到生死存亡的高度,讲究纪律性。对外宣讲既要做好沟通,又不可乱讲。当然,美国人要有宽阔胸怀,不应将“一带一路”看成中国的战略阴谋。

第五,关于守拙问题。

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实事求是。我们不应为是继续韬光养晦、还是奋发有为而争论不休,这种争论一百年也不会吵出结果来。只有实事求是才能永远站得住脚,我们应该坚持有所为,有所不为,必须根据自己的能力,以及国际形势和条件来选择该做什么、不该做什么。

凤凰大参考文章独家出品,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,违者必究。

沙祖康

知名外交官,中国裁军大使、联合国前副秘书长。
197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英语系,进入外交部工作,先后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、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、中国常驻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大使、外交部军控司司长、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的代表和大使,是我国一系列重大军控和裁军倡议的设计者之一,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的参与者和见证者。2007年2月被任命为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。

二维码

大参考

扫描微信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大参考出品

总策划:邹明 监制:易心

栏目合作:zhaoqm@ifeng.com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ycsi.com.cn/dacankao/shazukang2/1.shtml
文章摘要:沙祖康:听到美国认为我们是对手,特别高兴,祖冲之翼豹往后仰,新中友好合作世外。

下一篇

袁鹏:现在感觉比撞机炸馆还糟

“苏联没了,本.拉登也没了,奥巴马时期中美找到气侯变化,并联想下一个合作点,而现在这一联想也没了,经贸又出了问题。那么靠什么来支撑这么大的关系呢?”